耕余剩技之长枪法选_浩天长龙_新浪博客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0 20:59 浏览次数:

  程宗猷(1561-?)明代著名武术家。字宗猷,又字伯嘉,号新都耕叟。休宁县汊口乡人。程宗猷出身于徽商之家,父母盼望他能继承家业,从事经营,但他胸怀大志,无意商贾之道,而是到处求师习武,欲有志疆场。青年时代,受父亲派遣进京运货,途经少林寺,当下便入寺拜师,随洪纪、洪转师傅学习棍法,并得到僧人宗恕、宗岱的指点。此后,又拜广按为师,侍奉甚谨。尽得广按真传绝技。程宗猷在少林学艺10余年,最后遵守少林俗家弟子学武之规,独力打散木偶机械系统出寺,成为少林俗家弟子中的佼佼者,以少林白眉棍法弛名武林。程宗猷长枪和单刀技艺也非常精湛,他的长枪法学自名师李克复和刘光度,单刀则传自一代倭刀大师刘三峰,再加上他自己善于融会贯通,推陈出新,因而武功达到出神入化之境。族人程伯诚喻为:其击刺时,虽山崩潮激,未足喻其勇也;烈风迅雷,未足喻其捷也;积水层冰,未足喻其严且整也。程冲斗一生长期在江湖上奔波,因江湖险恶,他又独出机杼地将古弩改制成更便捷的形式,腰肘均可携藏,非常实用。晚年,程宗猷因志向无法实现,被迫返,教授乡里子弟,并组织子弟兵保卫家乡,一时汊口一带盗贼潜迹,百姓安居乐业。县令侯安国赞道:宗猷所携子弟兵,虽不及数十人,然可当数千之用。程冲斗有《耕余剩技》一书流传后世,包括《少林棍法阐宗》、《单刀法选》、《长枪法选》、《蹶张心法》四部分,民国年间周越然影印出版时,更名为《国术四书》,是享誉武林的一本名著。另有《射史》一书传世。

  中国古代武艺书。明程宗猷著。明天启元年(1621)刊行。此书是在明王朝军事力量不断削弱,鞑靼族开始从东北入侵,明军不断失利,边防日益不稳的形势下,程宗猷忧国忧民,为提高明军的战斗力,以扬军威,发奋编著的。全书共分4部分,即《少林棍法阐宗》3卷、《长枪法选》1卷、《蹶张心法》1卷、《单刀法选》1卷。其中《少林棍法阐宗》刊行于万历四十四年(1616),后于天启元年又著成《蹶张心法》、《单刀法选》、《长枪法选》3书,与《少林棍法阐宗》合刊,以《耕余剩技》之名行世。此书有清道光二十二年(1842)聚文堂翻刻本传世。此外,还有1929年依据天启本影印并更名为《国术四书》的版本行世。此书是明代继《武编》、《纪效新书》等之后的一部重要武术著作,对研究古代武术的发展与技术的形成,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。

  中平枪,枪中王,高低远近都可防,高不拦,低不拿,当中一点难遮架。去如箭,来如线,指人头,剳人面,圈里搭,圈外看;圈外搭,圈里看,高低远近都要见。你枪发,我枪拿,你枪不动我枪剳。枪是缠腰锁,先剳手和脚,闭住五等都路口。他法行,随法行,中平六路总,变化有多端,疾上又加疾,剳了还嫌迟。

  枪有三大病:身不正是一大病,当剳不剳是二大病,三法不照是三大病(上照鼻尖,中照枪尖,下照脚尖)。

  一云“我搭圈外,圈里剳你”云云。以你字,递枪人也;以我字,是习用枪人也。

  一云“八枪母”。枪以八名者,改以圈里枪、圈外枪、圈里低枪、圈里高枪、圈外低枪、圈外高枪、吃枪、还枪,八着而言。而又名母者何?盖枪法变换虽多,然皆不外此八着之相生,如习书家,有先习永字之说,亦以永字八法皆备,而余字不外此八笔之法耳。明乎习永字者,则明八枪母之说矣。

  一云“拿枪”。如你剳我圈里,我即前手阳仰持枪,往右覆手一合,变成阴手,是为拿也。

  一云“拦枪”。为你剳我圈外,我即前手阴覆持枪,往左一仰,变为阳手,是为拦也。

  以上二着,乃你圈里圈外剳来,我着着不能离此二法,虽有他法,总不外此二手阴阳仰覆之所运也。

  一云“边拿”。如我圈里剳你,你拿开我枪于左,即剳我圈里。我就在左边,将枪借势一拿,枪要直拿至地,使你枪跌开右边,我便将枪头颠起,借力剳你圈里,是名“边拿”。

  一云“边拦”。如我圈外剳你,你拦开我枪于右,即剳我圈外。我就在右边,将枪借势一拦,枪亦要直拦至地,使你枪跌开左边,我便将枪头颠起,借力剳你圈外,是名“边拦”。

  一云“梨花摆头”,乃低四平之用法也。将枪横摇摆于你枪之上,或左或右,进步拿拦或即左右挨枪而剳。

  一云“白蛇弄风”,亦低四平之用法也。将枪头低入你枪下,前手一仰,遥指圈里,前手一覆,摇指圈外,以便拿拦开你枪,或负(便)剳入(负训及)。

  一云“拨草寻蛇”,乃提枪之用法也。将枪头低地,仰掌而入,进步拨打,惊起你枪,即用拿剳。

  一云“从枪”。不拘圈里圈外,待你剳入,我即侧身挨枪,仰覆剳去,可得剳你之后手。

  一云“反拿反捉”,如前后手皆阳持枪,其势该拿你圈里枪,你如反剳入我圈外枪,我原阳手而转推于圈外,则用阴手推开你枪。如前后手皆阴持枪,其势该拦你圈外枪,你如反剳入我圈里枪,我原阴手而转推于圈里,则用阳手推开你枪也。

  一云“蛇盘枪”。先以阳持圈里,进步挨枪而入。你剳圈外,则将阳手转推圈外,而用阴手开枪,与前反捉相类(师语云:“蛇盘枪,往里串,不得黄金不得见”,盖重此枪之巧。余意其巧,亦无大实用,总之临急,不暇用巧也,他着可知矣)。

  一云“铁枋杆,硬势不倒“。持中平枪,伏靠腰间,如你拿我,我则以拿势力逆住圈里。如你拦我,我则以拦势力逆住圈外(逆迎也)。

  一云“压搅沉枪”。先将枪颠步圈外,横压你枪之上,你枪串入圈里,我则用枪横沉下于你枪上也。

  一云“溜压沉枪”。先将枪挨圈里进步,你枪串入圈外,我则颠步斜入圈外,用枪横沉下于你枪之上。

  一云“迎封接进”,亦提枪所用法也。迎封者,于从枪同,你枪来,我即发枪剳你,接进者,与拨草寻蛇同,一提一捉,偷步而进,其声连响无间断,有间断即剳你也。

  一云“蜈蚣钻板”。持枪四平,不拘里外,靠枪而进,你必拿拦,我则闪左闪右剳入,与闪赚相类,惟枪头不得致地,小巧用耳。

  一云“白拿花枪、白拦花枪、白拿一枪”。进步指入,你必拿救,则闪赚圈外,发枪左右皆同。

  以上诸着,有在六合之内者,有在马八剳之内者,其势活动无定体,不能绘图。能绘图者,其说亦在图中。余剳尚多,因不实用,故不尽载。至若大封大劈、吃枪、还枪、凤点头、左右闪赚、花枪,此七着甚便于临敌,愚意所重其用法,故首列于长枪说中也。

  历云丈八长枪,以周尺计之,只有一丈四尺四寸。余受师传,所用木杆,一号长一丈八尺,重十二斤;二号长一丈七尺,重九斤;三号长一丈六尺,重七斤。一二号平日习演,先持长重,而后用短轻,乃练力之法也。三号可以临敌,如再轻短,照古数一丈四尺,无不利也。其木色有稠木、有檀木、有检栗木,皆大木取小劈刨而成,多不坚牢易断。必选生成者为上,有檕条木,有牛筋木(赤者为佳,白者次),有茶条木,有米枯木(有名乌檕),有拓条木,有白蜡条木(有名水黄荆)。各处土产不同,各名其异。惟取坚实体直,无大枒枝节疤者为上。根头可要盈把,便好持拿,自根渐渐细至稍上。不软不硬为妙,如太软太硬,则拿捉不如意。调制如法,便好运用也。今军伍中多用竹竿,但要选苗竹,竹节稠密者佳。大抵竹不耐用,拿拦击刺之间,力大则破矣,干又自裂,可用盐卤久浸,使常有润色,略可取用耳。铁枪头惟用点子样为最,又名柳叶枪,必要小钉钉入竿内。古云“枪头不过两”,以轻便为妙。

  枪头通长三寸五分,内头长一寸五分,中起剑脊要高厚,两刃要薄,内库长二寸,库口径阔五分。库内要空至枪中处为率,毋得有实铁,有实则重矣。

  此是初持枪之势,将枪拓开,稍离胸前,以示其能。及临敌,则以枪挨腰旁。而变中四平。

  法曰:“枪是缠腰锁”是也(按此势《纪效新书》名为指南针势,乃上平枪法,有心演悟,二十四势之中可破其半)。

  枪中之王,诸势之首,着着祖此,而变化无穷。如你剳上,我即拿,如你剳左我即拦,如你剳右,我即拿,总此一着之所变化也。

  你主中四平,为持守之法,我即用低四平,将枪入你枪下,或(按:文亦宜添一“或”字,于义方顺,非从上文直下语气。果廷注。)用梨花摆头而进,便拿即拿,便拦即拦,格开你枪,随即剳你;或用白蛇弄风,仰掌阳持,将枪头低指,入你圈里,或覆掌阴持,指入你圈外,听便拿拦开你枪,随即剳你,或圈里圈外,挨靠你枪剳你,你犹能持守乎?

  法曰:“你枪不动我枪剳”是也(此戚继光名为十面埋伏势,乃下平枪法。门户紧于上平,机巧不亚于中式,精于此者,诸势可降)。

  势势之中,着着之内,单手剳人,无逾此着。我立诸势,听你上下里外剳我,我用掤拿勾捉等法,破开你枪,即进步单手探身发枪剳你。

  按《纪效新书》云:此乃孤雁出群枪法。势势之中,着着之内,发枪剳人不离是法。

  凡持枪头高,则犯拿拦;头低,则犯提橹。磨旗之势,枪头稍高,饵彼拿拦之法。你若拿拦,我即用闪赚花枪,圈里圈外剳你。

  注曰:此破圈里外低枪之法。如敌剳下,我跳起双足,则彼枪着空,从我脚下而过,闪开彼抢,随即斜进右步,掤起你枪,还枪高剳头面。

  如你枪不动,我即剳你圈里,你拿开进步剳我,我剪步跳出,随将枪高举,掤开你枪,进步剳你。

  注曰:敌进剳,则我剪步退出,随将枪高举,掤起你枪,回身进左足,还剳,即原论“四合”中所谓“掤退救护”之法也。

  我先拿你枪,单手探身剳你圈里,你拿开,我枪败于左,你枪疾俗剳入,我前手不及持枪,唯将右手阳仰,往后斜横一拉,掤起开你枪,前手即得持枪剳你也。

  注曰:此势与翻身掤退势,皆救圈里败枪之法。盖圈里败枪尽败于左,我失前手,不得持枪,惟用此法后手往后一拉,掤起你枪,前手就可接枪进剳,势力皆顺,较之圈外败枪为易救耳。

  我先拿你枪,单手探身剳你。你用大封大劈格开,我枪败于左,你即颠步而进,端枪剳入,其势雄,其力大。我前手不及持枪,唯将右手斜举,掤起投上而过,其身从右翻转,而退步用也。

  注曰:圈里枪败于左,敌人追入后剳,我前手失枪,单手难于防救,惟用此势退步走出,右手拉枪掤起,从头上过去,然后翻身右转,左手急抢接枪,随进左步,还剳取胜。

  我先单手探枪剳你圈外,你拦开,我枪败于右,我前手不及持枪,唯将右脚(原文作左脚,于势不合,应易右字)顺势移于右边,左手持枪,仰掌一缩,肘贴在左肋下,勾开你枪剳你。

  注曰:圈外败枪难救,故前说谓当于圈外重用工夫。盖欲救圈外败枪,惟此勾枪一着,虽云无中生有,不能如二掤退之便。圈外之枪,尽败于右,我失前手,不及持枪,惟移右脚于右边,前左手急抢接枪,方得仰掌缩肘,贴紧左肋,而用勾法进步还剳,可反败为胜,所以《问答篇》中云;临敌时惟圈外为破的。

  将枪前手阳持缩弯,端抱怀中,无论你圈里圈外剳我,我即阴手挨挫你枪剳你,你或拿拦我枪,我将枪头低作地蛇枪,你剳我圈里或圈外,我用大封大劈端枪,进步剳你。

  注曰:两手持枪,形势略与勾枪相似,惟脚步进退之间,为有别耳。此势起剳便捷有力,故《长枪说》中谓;临敌可望常胜者,惟此势为最上。

  我将枪头置地,你剳我圈里,我颠起双脚一拿,使你枪跌开于右边。待你持枪复左,我又颠起双脚一拦,使你枪跌开于左边。待你持枪复右,我又如前法一拿,复左又一拦,顺其势力,使你不得持枪立势。

  注曰:此与棍法中形势,名同势异,而用法则一样。棍势蹲身低坐,长枪不须如是,亦名“铁扫帚”,乃剳下之法,用破高枪。倘敌亦如法剳来,只须颠起双脚,彼枪便脚下过去,着空不中矣。

  二之曰:此以刚致胜之法,摧坚挫锐,硬掤硬打,势力尽在下边,如牛之力最大,且至坚莫过于铁,以比枪力之强,用破高枪,借就地捺击之势,趁手进剳,锋勇难当。

  我立四平,你圈里剳我脚 我将抢头低下,阳手提开你枪,你枪起,我一拿,你图外剳我脚我将枪头低下,挺住用腰力一摆,橹开你枪你枪起,我圈里一拿,或圈外一拦,还枪剳你如你用地蛇枪,我用提枪,偷步斜进拨打,惊起你枪,一拿,一提,又拿,又提,其声无间断,跟缠你枪,不使走脱也。

  乃偷步上枪之法:我将枪低指进入,你剳上,我即拿,你剳下,我即提,你用提,我即起,你用拿,我即闪赚圈外剳你。

  注曰:此与棍法中尽头枪势相同,虚悬左足,便于偷步斜进,转身还剳,惟前手虎口,宜留心防护

  注曰:敌人自下剳脚,不拘圈里圈外,我不须招架,只将左脚悬起,随落脚进右步,端枪还剳,原论所谓“高不拦,低不拿,当中一点难招架”,点即剳也

  我立四平,圈里挨起你枪,你剳我图外,我一拦,随将身往后一倒,伪为败势 待你圈里剳我,我即迎回身,—拿开你枪剳你。

  注曰:此即棍图中披身势也,虚枪诈败,乃诱敌追剳之法,回身进右步,变势还枪,反败为胜

  如你立四平,我拿开你枪,进步剳你,你拿开我抢,进步剳我,我剪步跳出,随即拿开你枪

  注曰:此救圈外败枪之法,如敌拦开我枪,我失前手,不及持枪,败在右边,惟有剪步跳出,闪开,随落脚回身进左步,用


上一篇:单刀法选(心意形意门-双手带弩刀演练附清晰刀    下一篇:转载]长枪法选